欢迎来到 - 画少小说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作文 > 小学作文 >

11岁女孩的最后一节作文课(5)

时间:2020-06-24 09:40 点击:
“很多父母认为,学校就应该管我孩子全部,孩子回家就是吃个饭睡个觉,第二天家长照样送学校,认为学生就该在学校学习,别的事情不需要操心太多。真不是这样的,最起码,父母应该有关注孩子心理健康的意识在。哪怕

“很多父母认为,学校就应该管我孩子全部,孩子回家就是吃个饭睡个觉,第二天家长照样送学校,认为学生就该在学校学习,别的事情不需要操心太多。真不是这样的,最起码,父母应该有关注孩子心理健康的意识在。哪怕不清楚什么方法,家长也应该知道在孩子情绪不好的时候,跟孩子待一会儿。应该在孩子不顺心的时候给孩子一些安慰、陪伴。这样,会让孩子从心理感受上觉得家长是有依靠的、是值得信任的。如果孩子真的遇上了一些解决不了的问题,也会想到跟信任的家庭成员去讲一讲。”龙雨说。

龙雨的不少同行在学校担任驻校心理老师。“心理老师是独立于其他教研部门的,所以孩子是可以去跟心理老师吐槽的。吐槽学校、吐槽学习甚至吐槽任课老师的情况,心理老师是可以帮学生解决一些心理方面的困扰的,并且心理老师也会遵守职业规范,在一定程度范围内对来访孩子的咨询内容保密。”龙雨说,职业规范要求,如果心理老师发现了一些情况,会做及时的预防或心理危机干预。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2年,教育部修订发布的《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指导纲要》中,即要求各地各校逐步配齐心理健康教育专职教师,专职教师原则上必须具备心理学或相关专业本科学历。“每所学校至少配备一名专职或兼职心理健康教育教师,并逐步增大专职人员配比。”

2019年12月,国家多部委印发《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行动方案(2019—2022年)》,要求到2022年底,基本建成有利于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的社会环境,形成学校、社区、家庭、媒体、医疗卫生机构等联动的心理健康服务模式,落实儿童青少年心理行为问题和精神障碍的预防干预措施,加强重点人群心理疏导。

马如军指出:“在关爱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方面,虽然国家部委层面设计得很清楚,但到了市区、街道、学校层面,具体工作开展得并不到位。”

“从上周开始,金坛区已全面接手此事,并于6月12日出具了情况通报。但这不是最终结果,还在调查中。调查不会草草了事,全社会都比较关注。”6月15日,常州市教育局宣传处处长史磊告诉记者,因教育条线属地管理,该局“只能对其指导、关切、询问进展,不能介入调查”。

“这涉及到(其他)学生的心理问题,我们一直密切关注,下一步将继续落实心理教育以及相关政策,安排专职、兼职老师开办心理辅导课,让学生有途径求助老师。”史磊说,“现在有些小孩平时课业比较重,到青春期也要找到十分信任的人才会倾诉。我们也在探索,首先让学生说出来。后续还要继续加强心理教育和安全教育。”

与缪可馨所住小区相隔数十米,便是袁灯美所住小区。袁灯美的女儿在电话中婉拒了采访,仅表示“谢谢你的好意”。

微信图片_20200622105109.jpg

袁灯美住在离学校不远的某大型小区。《等深线》记者郝嘉奇摄

“我看着妈妈离去的背影,双眼湿润了,一股暖流流遍我全身。我突然间回想起妈妈白天的辛苦:早晨她要早早地起床,准备早饭……妈妈的爱是最无私的,是最温暖的。”在缪可馨写的《妈妈给我盖被子》作文中,她写道。

截至发稿,缪可馨的老师、父母均未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记者就该校是否有驻校心理教师、心理课堂等问题,电话、短信联系校长李继峰,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早前,当地官员向《等深线》记者透露:“在微博上,对老师师德师风上存在的问题,第一,曾经打过她耳光;第二,曾经在微信上收过500块的红包;第三,去年暑假办了有偿的在家里的(作文)辅导班。大概有几个家长认为,自己孩子写作文要补补短,就送到她家里补习,缪可馨是在外面报了一个培训班上作文课。前面两条是事实确凿的,后面这一条,说暑假办的班没上,怀恨在心,这是主观臆测。”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