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画少小说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师姐心里苦 文/薄骨生香

时间:2019-03-26 22:37 点击:
文:薄骨生香 1.第一题,根本不用智商 “阿娟,师父让你去厨房。” 盖在脸上的荷叶被人一下拿开,刺眼的阳光让我恼怒地看着眼前的人。 他一袭青衣,身材俊挺,面

1.第一题,根本不用智商

阿娟,师父让你去厨房。

盖在脸上的荷叶被人一下拿开,刺眼的阳光让我恼怒地看着眼前的人。

他一袭青衣,身材俊挺,面如冠玉,眸如点漆,风度翩翩。

孙膑,说了多少次,叫我师姐

那人并不在意我的生气,幽幽地道:第一,你只是比我早入师门,年纪不比我大;第二,师门中你最笨,想做师姐,脑子不够。

我气得咬牙切齿,却拿他没有任何办法,毕竟师父鬼谷子最喜欢的就是他,每次欺负他,我都会被师父罚。而他,总是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每每装好人替我求情,求情的理由却是在变相地损我。

所以,我很讨厌孙膑,这世上最讨厌的人排行榜第一就是他虽然谷里面包括我在内只有三个人。

我与孙膑一前一后来到厨房。

师父鬼谷子正系着围裙,将刚出锅的一笼肉包子端出。

师父瞥了我一眼:又躲在哪里睡觉去了?

我瞪了一眼孙膑,想来肯定是他告状,不然师父怎么会知道。不过我向来脸皮厚,脸不红心不跳地道:师父,人家明明很用功地在屋子里读书好吗!

师父冷哼了一声:下次换一套衣服再来瞎说。

我低头一看,原来是睡觉时流的口水在胸前形成了一块水渍。

这下,我的老脸终于红了。紧接着,我看了一眼孙膑,这厮依旧云淡风轻样,不过唇角那一弯弧度还是出卖了他。

这家伙!要笑就笑,干什么似笑非笑,看不起我吗!

我气呼呼地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别过脸不去看孙膑。

孙膑则优雅地坐在我的对面,这时师父把蒸好的包子用盘子端到我们面前。

你们不是一心想出谷吗?我设了三关,你们谁闯关次数多,我就放谁出谷。而剩下的那个人,则得再陪我在这谷里待三年。

我一听,先是一怔,后激动万分地道:师父,是真的吗?

臭丫头,就那么想走啊!

我连忙摇头,虽然我舍不得师父,但是我更向往外面的世界。

对面沉默的孙膑突然开口,望着我:我会赢的。

我的心咯噔一下,怒火中烧,该死的孙膑,还没开始就质疑我的智商!哎呦,我这暴脾气,看我不分分钟了结你!

我士气昂扬:师父,出题吧!

师父在我与孙膑之间来回扫了一眼,叹了口气:第一关,我做了五个肉包,你们谁吃的多就算谁赢。

……就这么简单?这一点儿都不符合师父鬼点子多的风格。我泪眼婆娑,看来师父还是爱我的,第一关,根本不需要智商!

我杀气腾腾地看着孙膑,看我怎么秒杀你!

随着师父一声令下,我施了一招双管齐下,一手一个包子,这样我就拿了两个包子。

紧接着,我就开始不顾形象面目全非地大快朵颐着。

对面的孙膑则慢条斯理地拿起一个包子,优雅地开始一口一口吃。

我翻了个大白眼,又不是比吃相,装什么斯文!

当我狼吞虎咽地把第二个包子吃到一半的时候,一双骨节分明且又修长的手不紧不慢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然后,在我的注目下,将盘子里最后两个包子幽幽地拿起,递到一张弯起的唇边。

我一下噎住,拼命拍着胸脯,环顾房子一圈,冲着一角的水缸奔去,舀了一瓢水就开始牛饮。

这种类似于宿便被排干净的畅快感并没有让我高兴,因为就在这一会儿工夫,孙膑那家伙已经把包子吃完了!

膑儿赢了。师父对这种结果似乎很不意外,看了我一眼,语重心长地道,师父已经很放水了,这种不要智商的题目你都赢不了,下面两题,你……好自为之。

我看着孙膑,握拳,今日夺包子之辱,我定要诅咒他长胖五斤!

2.孙膑,我讨厌你

第二天,由于昨日输得让我体内有一股郁结之气,导致我一夜未眠,我便早早地来到师父门前。

师父每天早上都有上茅房的习惯,于是我便蹲在师父门前堵他。

咯吱一声被拉开,还伴随着一声哎呦妈,吓死为师了。我拦住师父:师父,今天的比赛题目是什么!

师父上下扫了我一眼:等你师弟来了再说。

我心一横:师父,我已经把茅房的草纸都烧了,现在只有我身上还有一叠草纸,你要是不告诉我题目,就等着上茅房没草纸吧!

闻言,师父眉头一皱,用变态的眼神看着我,我一副视死如归样。

师父本来张口要训我几句,奈何肚子一痛,弯着腰捂着肚子咬牙切齿地道:草纸拿来,题目我告诉你!

师父你得先说,平时你那么狡猾,徒儿不得不防。

师父用恨不得杀了我的眼神看着我,捂着肚子,在我耳边嘀咕了几句话。

然后我喜滋滋地将草纸递过去,师父不解恨地给了我一脚。

我扛着一把斧头,真不知道这第二题需要什么智商,不就是一天之内砍百余担柴吗?

一想这个时候孙膑还没起床,再想想我未来的美好生活,我一拍大腿,我真是机智!这一关我赢定了。

到了夕阳西下,我已经来回挑了好几趟柴火下山了,虽然没有百余担,但是肯定会比孙膑砍的多。

师父门前,我看见孙膑一袭青衣,俊挺的身影在夕阳下显得格外伟岸。我微微眯起眼,看到他身边的一小摞柴火,开心得合不拢嘴,这一关我赢定了。

师父,我回来了!

我将最后一趟砍来的柴火放下,师父笑眯眯地看着我,给了我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这一关,膑儿赢了。

我怔了怔,笑道:师父你傻了吧,孙膑明显没有我砍的柴火多啊!

师父老脸一拉:你才傻了,早上的事为师还没有找你算账呢!膑儿,你去解释你这关为什么赢!

孙膑指着他那一堆柴道:这是柏木扁担,抵了百担之数,这两捆柴火又全是榆树枝,岂不是百(柏)担有余(榆)了吗?

我不甘心,想到忙了一天居然落了这么个结果,我激动地红了眼眶:你们一定是串通好了欺负我,孙膑,我讨厌你!

说完,我扭头就跑。我不相信自己输了两关,我想肯定是师父也透题给孙膑了,师父一向喜欢他。想着我还要在这谷里再待三年,委屈之情一下爆发出来。

鬼谷涯上,我环抱着双腿看着夕阳。

身后渐渐传来脚步声,不用想就知道是孙膑,他总能第一时间找到我的藏身之所。

我不想看见你,你最好离我远点儿!我没好气地道。

脚步声顿在我的身后一米外,那人低醇的声音响起:你就那么想出谷?

我咄咄逼人道:你不想出谷,为什么要赢!

……我只是希望……罢了,你不明白。

我红着眼,恶狠狠地扭过头:你才不明白!我不想我的青春就被埋葬在这谷里,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想大施雄才大略,想证明我并不比你孙膑差!

孙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我,张了张口,欲语还休,最后化作一抹苦笑。

明天我会跟师父说,最后一关定输赢,你,早点儿休息。

落日余晖洒满他离去的身影,我握拳,他这是在同情我吗?不过,送来的机会我不会不把握的!

3.换我出谷

今天是第三关比试,师父把我与孙膑叫到他的房间里。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