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画少小说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经典语句 >

敲诈勒索罪无罪辩护词精选(20)

时间:2019-04-13 13:49 点击:
3、冯智彬不能以其已与钟永岸签订开采河沙合同书已向其付费购买河沙为由,控告上诉人冯某安向其再次收取开采费是敲诈勒索;原审判决以此为由认定上诉人冯某安向冯智彬收取开采费的行为是敲诈勒索,也是违背事实与法

3、冯智彬不能以其已与钟永岸签订开采河沙合同书已向其付费购买河沙为由,控告上诉人冯某安向其再次收取开采费是敲诈勒索;原审判决以此为由认定上诉人冯某安向冯智彬收取开采费的行为是敲诈勒索,也是违背事实与法律的。

(1)上诉人冯某安等四合伙人与刘其卫、钟永岸签订的《河段开采权转让协议》是由公诉人从钟永岸被控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第34卷复印出来的(公诉机关在一审法院第二次开庭时向法院提交,在证据首页有此内容附注),而在钟永岸涉黑案中的该份转让协议书,是用以指控钟永岸等人强迫交易的证据,亦即是该份转让协议书是用以指控钟永岸等人通过强迫等方式强行与上诉人冯某安等人签订的,是强迫交易的犯罪行为。既然如此,该份转让协议书是无效的,钟永岸等人并不能据此份转让协议书而享有平端村河段的河沙开采权。

(2)由此可知,凭本来就无效的“受让”而来的平端村河段的河沙开采权“卖”给冯智彬,也就一样没有法律效力,冯智彬不能因此获得平端村河段河沙的开采权。

(3)更有甚者,冯智彬采沙不但在其向钟永岸“受让”的河段抽沙,还在上诉人冯某安未转让给钟永岸的河段抽沙,上诉人冯某安对此进行阻止及向其收取采沙费,也与冯智彬已向钟永岸交纳采沙费不抵触。

4、上诉人冯某安在收取冯智彬河沙开采费的过程中,没有对其实施过威胁或要挟行为。

(1)如前所述,冯智彬主动要求上诉人冯某安卖沙给他,上诉人冯某安根本就没有威胁或要挟冯智彬交纳“河沙管理费”,冯智彬也没能提供证据证明上诉人冯某安勒索其“河沙管理费”。

(2)冯智彬在笔录中指控上诉人冯某安在2012年2月7日阻止其采沙,并提供若干照片为证,以企图证明上诉人冯某安对其采取威胁或要挟手段(详见卷宗P121-125)。但是,这是冯智彬未经平端村民同意在平端村河段采沙,遭到村民的阻止,而非上诉人冯某安“闹事”,当时上诉人冯某安在广西筹备开矿山之事,对此并不知情。后来有人告知上诉人冯某安,上诉人冯某安才出面与其交涉。

(3)冯智彬开采费46600元是分多次从2012年3月到4月1日汇入上诉人冯某安的银行卡的,这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些款项是冯智彬自愿给付的采沙费。假如是上诉人冯某安敲诈勒索他的,他又何以在1个月内能分多次自动汇款给上诉人冯某安?他完全是可以报警的。事实上,冯智彬对此从来没有报案,只是在撞船纠纷发生后,双方矛盾激发,他想置上诉人冯某安于死地,才在报撞船案时连带告上诉人冯某安的。

综上所述,在原审判决认定第二起案件中,上诉人冯某安同样没有非法占有对方财物的目的,也没有通过要挟或威胁的方法,强行索取冯智彬的采沙费的行为,其行为依法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冯某安无视国家法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经构成敲诈勒索罪。”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请求贵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改判上诉人冯某安无罪。

多谢!          

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

王如僧律师

二0一三年一月二十四日


夏某被控敲诈勒索罪一案案辩护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河南龙文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夏XX女儿夏X的委托,并经被告人夏XX同意,该所指派本律师作为被告人夏XX的辩护人。本辩护人依法查阅、复制了本案的有关卷宗材料,认真研读了公诉机关的起诉书,依法会见了被告人夏XX,特别是通过刚才的对证据的质证、庭审。使本律师对本案有了一个更清楚的了解,现依据法律、法理和事实提出以下辩护意见。本律师的辩护观点为:检察机关所指控被告人夏XX犯有敲诈勒索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庭应当依法对被告人做出无罪判决。

一、检察院指控的构成敲诈勒索罪依法不能成立

敲诈勒索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其基本构造是:行为人实施威胁或要挟行为——此行为使被害人产生恐惧心理——被害人基于恐惧心理交付财物——行为人占有财物。

1、被告人夏XX并没有强索他人财物的意图,没有任何实施威胁或要挟的行为。

该罪的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必须具有非法强索他人财物的目的。如果行为人不具有这种目的,或者索取财物的目的和行为并不违法,则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在本案中,夏XX并不具有非法强索他人财物的目的。夏XX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被动者,由于自身的权益遭受侵害,他只能走赴京上访的道路,只想解决自身的房子采光问题,在上访过程中,在北京时,曹XX受乡政府副乡长谭XX委托,责成曹XX三天内处理夏XX上访问题,曹XX于2012年9月5日给夏XX打电话要夏XX回来解决问题,要求和解(卷宗32页第17行)。接到电话,说是要给他解决房子采光问题,他就从北京回来了,其后于2012年9月7日,由曹XX和李XX代表乡政府、乡里协商、调解,双方见面时,李XX当时说我受乡里委托来做协调工作的(卷宗49页李XX询问笔录第14行),2012年9月7日下午1点多种副乡长谭XX给李XX打电话,让其去县城找夏XX进行调解,并安排车去接(卷宗第46页第13—14行)。

乡里给调解,得到应得的赔偿款,一个在此事件中一直处于被动、一心只想解决自己房子问题的人何来非法强索他人财物的目的?更没有实施威胁的行为。夏XX最终所获得的钱款是通过乡政府委托的曹XX、夏XX调解、协调、和解所得,其所得也不违法,并不能构成敲诈勒索罪。

2、曹XX所受到的威胁、压力并非来自于夏XX,而是乡政府和谭XX,不是停工的压力,而是不允许开发的压力。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